五条人新专辑第二首单曲《食醉狗》发布

 


高产的五条人继续井喷,继《地球仪》之后,第八张专辑——也就是第六张录音室专辑的第二首单曲《食醉狗》发布。

 
《食醉狗》是又一首五条人式的“中国迷幻摇滚土特产”。它是五条人第六张录音室专辑中的一首歌,同时也是一个持续的开放的音乐和艺术合作计划,这首歌将与不同的音乐家合作不同的版本。率先推出的,是与著名自由即兴前卫吉他手李剑鸿合作的这个版本。
 
酒,一直是五条人创作的一个重要题材——或者说助燃剂。
 
脍炙人口的《像将军那样喝酒》,根据诗人石延年的豪饮传说而改编——“他把酒拎到树上喝,管它叫巢饮;躲在谷堆里探头喝,管它叫鳖饮;戴着枷锁游街喝,管它叫囚饮。”
 
而在十几天前发布的《地球仪》中,仁科在末尾发出令人颤栗的嘶喊——“为什么你还是滴酒不沾?为什么你还是铁石心肠?”
 
酒,在这里已经不仅仅是生命的助燃剂,而俨然上升为尼采眼中的酒神。
 
从《地球仪》到《食醉狗》,在悲剧的诞生中享受生命的狂喜。
 
关于《食醉狗》的七件事:
 
1、《食醉狗》不仅仅是一首歌。在张晓舟的策划下,《食醉狗》将是一个以这首歌为中心和出发点的,持续和开放的音乐和艺术计划。
 
2、《食醉狗》将与不同的音乐家合作各种不同的版本。五条人曾经在现场演出中,分别和马木尔(贝斯)以及老丹(萨克斯)即兴合作这首歌,而这一次,是和李剑鸿合作,同样是即兴合作,同期录音一气呵成。《食醉狗》还会与更多截然不同的音乐家合作,包括完全交给别的音乐家去改编和翻玩。
 
3、《食醉狗》和《地球仪》录制于同一天:6月5日录制于Modernsky Studio。下午录《地球仪》,晚上录《食醉狗》,所以,这两首歌有某种亲缘关系,它们共享了同一瓶威士忌。
 
4、《食醉狗》原名《食醉酒》,后来才变成狗。闽南话不说喝酒,说食酒,在中国的不少方言中,都把喝酒说成食酒或吃酒。
 
5、和《地球仪》一样,这首《食醉狗》的后期制作由广州的Royal City Studio担纲。可以说,也是和他们的即兴合作,每一位混音师对一首歌都有不同的理解和阐释。这首《食醉狗》可能还会有不同的混音版本。
 
6、《食醉狗》创作于2018年,在现场演过多次,每次演绎都不一样,但只有海丰话那一句歌词。此次录音,阿茂增加了一句粤语歌词——「日头瞓觉,夜晚黑饮酒」。于是这首歌变成了粤语和海丰话混搭。
 
7、和《地球仪》一样,《食醉狗》的单曲封面来自仁科的即兴发挥,他在报纸糊的纸板上胡涂乱抹了一个狗头,以及中英文。然后交给胡子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