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姐姐2》solo歌手出道的陈梓童

 

记者:你认为哪一场表现最能代表“陈梓童”?
陈梓童:节目中我最满意的舞台,哪一个能代表陈梓童呀?我觉得是初评舞台吧。
 
    记者:时隔六年,再次和那英姐姐同台,你们从师生变成了队友,你们的相处有哪些变化?为什么总决赛选择和那英组团?
陈梓童:时隔6年再跟那英姐姐同台,从师生变成了队友,就会更了解那姐生活中的另一面,然后总决赛再选择那姐也是一圆6年前的梦吧。
 
   记者:在节目中,你尝试过多种风格的造型,从最开始的酷飒rapper风到最近两次唱歌舞台的获得好评的唯美风,你认为哪一种风格更能代表你自己?你是为何选择做出这样的改变的呢?
陈梓童:我觉得从rapper到最近的两次唱歌舞台,因为我作为一个歌手,这些只是我所掌握的一些技能,并且都是我非常喜欢的音乐风格,其实也不算很大的改变,只不过说可能以前没有那么多人认识我,或者有关注过我其实是能唱和能rap的。
 
    记者:你曾说过“成年人交朋友本身就很难”,在节目中,我们也看到你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多次为蒋璐霞、江映蓉这些朋友流泪,朋友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陈梓童:我觉得成年人交朋友,本身确实特别难,有的时候我们有一两位可以跟你一起流泪的朋友、为你流泪的朋友,其实多过于一群在一起笑哈哈的朋友来得要更真切,所以我非常珍惜,我们一起流过血、流过汗、流过泪的朋友们。
 
    记者:请问 《达尔文》这首歌是关于成长历练的一首歌,你在唱这首歌的时候带着什么样的情感?你觉得在你当艺人的经历之中收获了什么,又淘汰了什么?
    陈梓童:《达尔文》这首歌对我来说就是,其实我学到了很多:有些事情要积极争取,然后包括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要带着感恩和包容。然后其实你说淘汰了什么呢?对我来说可能就是,有一些不自信的东西和以前不敢尝试的,我会去更勇敢的去争取和尝试。
陈梓童:我也学会了,有些东西其实要顺其自然,放弃一些自己心中很多的执念吧。
 
    记者:当初为什么会想到来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有没有担心过在30位姐姐中间自己不被人认识而缺少存在感?对于网友评价“想翻红”这件事你怎么看?
陈梓童:参加这个节目,我觉得本来大家都是奔着能够多展示自己去的,没有人不想翻红。但是我从来也没有一定要担心说大家不认识我或者缺少存在感,我对我的自我定位和认知还是蛮清晰的。
 
    记者:这一次参加《乘风破浪的姐姐》比赛,较之前的一次《中国好声音》,你从心态上有哪些改变?
    陈梓童:我觉得《好声音》对我来说,我参加的时候确实是素人,那这一次虽然说我不是素人,但是相较于其他姐姐来说,我确实是在打拼和上升阶段。
    陈梓童:那心态上的话,其实现在对比以前来说,会更加的平稳,也就是很努力地当成一个非常好的上升期的事业在做。
    陈梓童:在这个舞台上会更加的接纳更多面各样的自己,更愿意去跟别人尝试以前没有尝试过的不一样的风格。还有跟所有的姐姐们的相处时,有碰撞出更多的火花吧。
陈梓童:其实心态上反而是会更稳了,因为毕竟真的在这个节目当中,跟其他的姐姐学习到了很多。
 
    记者:因为你唱跳rap能力都很强,很多人觉得你完全有能力solo,那你为什么想做女团呢?
    陈梓童:我以前其实就是当初当练习生的时候,是非常想作为一个女团出道的,当然这是我一个很久远的梦想。然后我作为了一个solo歌手出道,其实在这个年纪能有这样一个节目能让我们去尝试,算是完成了我的梦想吧。所以其实前面也有个问题,问我有没有想过成团,我觉得成团对于我来说,当然我希望我能成团,因为是我的梦想,我真的非常喜欢和想要做一个女团。
陈梓童:即使我最后不成团,也许我会跟我的好姐妹们一起组一个限定组合。
 
记者:你觉得自己还有哪些面没有展现给大家看?
    陈梓童:确实,其实还有挺多面都没有展现给大家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这个节目能再继续办下去就好了,再多几公演,在姐姐们相处都很融洽、最放松的时候,能够给大家展示更多面,当然是最好的了。
 
记者:参加节目有带来挑战的地方吗?南京的亲朋好友会给你怎样的鼓励?
    陈梓童:对,其实这个节目,你作为一个30+的女生来说,其实它本身的高强度就是一种挑战,不光对我,对其他姐姐来说都是一种挑战。
陈梓童:亲朋好友一般都是会叫我多休息,然后身体比较重要。
 
    记者:如果成团,你觉得自己可以作为什么担当?
    陈梓童:如果成团,我自己可以做什么担当呀?其实像刚刚前面也有人说了,就是我是一个各方面实力都还蛮均衡的,我自己也认可这一点,哈哈。所以我觉得我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是最强辅助吧。
陈梓童:但是rap的话我觉得应该只有我可以吧,所以也可能是说唱担当。
 
    记者:参加姐姐的节目结束之后,最想做什么特别的音乐?
   陈梓童:我觉得参加完“姐姐”之后,最想做的其实真的就是,希望能融合更多没有尝试过的风格,因为也许有的时候在这个舞台上,并不能满足大家所有的期待和自己的期待,就是想要尝试更多的风格,那也许接下来做音乐,我就会考虑,我在这个舞台上没有实现的一些自己想要完成的东西。
   
 
记者:请问对于自己不善于表达自己而错失了一些观众的关注,你有想过学会勇敢地表达自己吗?
    陈梓童:我觉得不善于表达,其实到节目从第三公开始,我已经有慢慢的去成长和努力,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在这个节目上得到的一个进步。我已经有慢慢的开始学会表达和包括就是说可能在这个节目上,也学到了很多经验。
陈梓童:所以我觉得以后我会更好的,就是说虽然“姐姐”这个节目结束了,但是我觉得对于我今后的帮助还是很大的。
 
    记者:在节目中我们看到,每次舞台的rap歌词都是你自己写的,你希望通过这些歌词表达自己什么样的态度和想法呢?
陈梓童:每次的舞台,我写这些rap词,大部分都是我在总结之前的一些经验啦,也算是我没有表达出来的,包括对身边的一些回馈的话,我会把它写进歌里面,所以说就是,这是一个创作人的好处吧,就是可以把你想说的,没说的,写在自己的歌里面。
 
    记者:很多网友都认为你的实力和人气不成正比,你怎么看待实力与人气的关系?
陈梓童:我觉得人气可能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吧,证明这方面我还要更加的努力。
 
    记者:在之前的舞台表现中,我们常看到你是一种酷飒利落的风格,但在真人秀环节,我们又发现你是一个不太善于表达内心想法的人。真实的你是偏向柔软还是强势?理性还是感性?
陈梓童:我是一个非常理性,不是,感性的人,好像说了个小括号。然后其实我的反差还蛮大的,我把所有的强势和激情都用在了舞台上,所以我生活中其实是个非常邻家的人。
 
记者:你在《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时的宣传片上说:“小透明也能成为暴风眼”,你为何说自己是“小透明”?这几年又是怎么度过了从比赛高光到慢慢透明的时间?你觉得来到这里之后你成为你心中的“暴风眼”了吗?
陈梓童:我觉得“小透明”在我看来,我跟其他姐姐比,我确实是辈分和资历都比较浅,所以在人气的积累和作品的积累上都没有其他的姐姐那么的有资历,毕竟大家都是前辈。
陈梓童:我觉得因为现在是一个营销和娱乐为王的时代吧,所以我们也在学习着怎么进步着去营销和努力的让别人听到你的音乐呀,你的作品。所以其实我来到这个节目,你说真正成为“暴风眼”了吗?我觉得对于我自己来说,我有尽力地去展示我在舞台上的,我的所有的专业能力和我音乐的一些素养,但是如果理解的“暴风眼”一定是要往人气或者是热度方面去讲的话,那当然还有待进步吧。
 
    记者:对于大家觉得你到了节目快结束才找准自己的风格定位这件事,你会觉得遗憾吗?
陈梓童:其实我觉得是,反而是到节目最后了,我给大家展现了我的不同面,所以我没有很遗憾。我反而就是说,希望大家从这个节目关注到我了之后,能够更关注的是我的后续,再带来的一些其他的作品和我在其他的可以展示的节目上面,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多新鲜的东西吧,毕竟一个节目能够表现的自己还是更有限的。
陈梓童:我觉得《乘风破浪得姐姐》这个节目,对我来说,我希望它是一个开始,希望乘风破浪的这种精神以后能够继续延续吧,作为我的一个努力的一个目标,一直乘风破浪吧。
 
    记者:有网友评价你唱歌偏向于技术型,少了一些感情,你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
陈梓童:我觉得现在我已经蛮少听到这样的评价了,所以我觉得还好,我觉得只是看歌而已,而且舞台嘛,分很多种类型,有功能性的,也有去专门表达情感的。
陈梓童:我现在对于这样的评价,我自己还蛮不care的,因为我自己知道我自己现在要什么了,以前会很多纠结于在这种问题上面,但是现在还好。
 
    记者:节目结束后最想做什么?
陈梓童:节目结束后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机会跟姐姐们一起玩儿,如果能有不管是自己策划的综艺也好,还是会有更多的能让我们相处的一些综艺的话,我会很乐意。
 
    记者:最想和哪几位姐姐一起成团?
陈梓童:最想和30位姐姐一起出道,耶。